生猪价格屡创新高“保险+期货”探索破解“猪


ʱ䣺2019-09-10

  编者按:多年来,“猪周期”一直困扰着生猪养殖业,也成为影响农产品价格及通胀水平稳定的重要不确定因素。特别是今年以来,在多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超级“猪周期”来势汹汹,国内生猪价格屡创新高——截至8月末,全国外三元生猪市场价达27元/千克;9月6日,全国外三元生猪均价为27.15元/公斤。在此背景下,各监管部门相继出台政策支持生猪养殖产业发展。其中,近年来在稳定农业生产方面发挥重要作用的“保险+期货”模式被寄予厚望。但不可否认的是,该模式在生猪养殖业仍处于摸着石头过河的状态,想要真正破解“猪周期”,仍有待进一步探索。

  9月6日,银保监会联合农业农村部印发《关于支持做好稳定生猪生产保障市场供应有关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就银行业保险业支持做好稳定生猪生产和保障市场供应提出6项要求。其中,提升生猪保险保额、鼓励扩大生猪规模,成为保险业近期的工作重点。

  《通知》提出,银保监会、农业农村部建议完善生猪政策性保险政策,提高能繁母猪、育肥猪保险保额,暂时将能繁母猪保险保额从1000-1200元增加至1500元、育肥猪保险保额从500-600元增加至800元,鼓励具备条件的地方把握时间窗口,持续开展并扩大生猪价格保险试点,具体事项按财政部门有关要求办理。同时,要推进保险资金深化支农支小融资试点,保险资金要更好服务生猪屠宰、肉类加工、仓储等生猪产业发展,加强与生猪养殖产业链上龙头企业的合作,支持新建和异地重建的生猪规模养殖场发展。

  值得关注的是,财政部办公厅、农业农村部办公厅9月4日联合发布的通知也提出,提高生猪保险保额,暂时提高能繁母猪、育肥猪保险保额,将能繁母猪保额从1000-1200元增加至1500元、育肥猪保额从500-600元增加至800元。政策实施期限自今年5月1日至明年12月31日。之后,结合《中央财政农业保险保费补贴管理办法》修订情况统筹研究后续实施期限问题。

  “与其他养殖险品种相比,政府及养殖户普遍对生猪养殖险需求强烈,属于关系国计民生的重要品种。”中国太保产险相关人士表示,“生猪保险根据具体产品方案不同,可保障因自然灾害、意外事故、重大疾病疫病导致的猪死亡损失;或可保障因生猪市场价格波动造成的养殖户经济损失;或可保障养殖户的生猪养殖利润(收益)损失。”

  “以往没有生猪保险时,‘猪周期’往往导致市场生猪供给失衡。而生猪保险可在行业遭遇重大自然灾害或疾病疫病带来重大损失时提供经济补偿,保障养殖企业(户)恢复再生产的能力,为生猪稳定供给提供一定程度的经济保障。”上述人士强调。

  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保险学院院长徐爱荣对《上海金融报》表示,生猪保险在我国已落地多年,此次财政部联合多部门发文,是为了引导保险公司更好地服务生猪养殖户。“生猪保险主要是对投保的养殖户进行补偿的一种手段。非洲猪瘟疫情对国内生猪养殖户造成了很大损失,如果没有保险理赔,很多养殖户或将没有资金进行再投入,猪肉的中长期供应将出现很大缺口。生猪保险的赔偿金能在一定程度上弥补养殖户的财产损失,帮助他们‘东山再起’,而中长期供应一旦补足,将对平抑当前猪肉价格起到积极作用。”

  “在化解‘猪周期’的种种措施中,财政补贴短期内起到一定作用,但长期来看,最关键的还是保险。”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保险学院院长助理王国军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如果生猪养殖户长期投保,对生猪周期会有‘逆化’作用。事实上,很多养殖老手都知道,当发生疫情、生猪大量死亡时,恰恰是扩大生猪养殖的最好时机。如果能抓紧时机迅速恢复养殖,并扩大规模,不仅能把损失补回来,还能大赚一笔。但这也是养殖户最缺资金的时候,保险的重要性就体现在此,是其他补偿机制无法比拟的。”

  值得注意的是,虽然当前农户投保能繁母猪保险、生猪保险的热情很高,但从保险保额看,能繁母猪1000-1200元、育肥猪500-600元仍处于较低水平,与养殖户的需求存在很大差距,难以满足农户的避险需求。

  中国太保产险相关人士指出,当前生猪保险面临四大“痛点”。一是生猪标的身份识别难,耳标佩戴率低,造成身份难以识别。二是道德风险高,“多养少保”情况比较突出。三是无害化处理落实难,部分地区缺乏先进的无害化处理设施,主要依靠深埋和焚烧,造成无害化处理不到位,出现重复索赔情况。四是财政补贴资金拨付慢,保险公司的赔付资金压力大。

  针对上述“痛点”,中国太保产险相关人士建议,首先,国家层面应加大对生猪养殖保险的支持力度,提高保障程度,保险金额尽可能覆盖养猪的成本投入,如将能繁母猪保险保额提升到2000元左右,育肥猪保险保额提升到1000元左右。其次,应加大无害化处理设施建设力度和无害化处理监督力度,确保所有病死猪全部都能规范地进行无害化处理,减少道德风险的发生。此外,应加快财政补贴资金拨付速度,实现按季度结算财政补贴保费,减轻保险公司的赔付资金压力。

  “在当前生猪大规模养殖的运作模式下,国内生猪保险的覆盖率还不错,但能否迅速化解‘猪周期’,不仅要看覆盖率,还与保障额度是否足够有关。”王国军表示,“有些地区生猪保障仍是成本保险,即仅保住成本,加之养殖业的补贴不及种植业,一般可能只补偿30%-50%的损失。在此情况下,养殖户短期完全恢复生产的难度较大。同时,面对普通疫情时,保险额度可能是够的,但如果遭遇大规模疫情,此前的额度就有些不够。因此,即便有保险和其他补偿手段,作用仍有限。”

  “对于涉及国计民生的农业保险,政府的引导作用很重要。地方政府应对包括生猪保险在内的农产品险种加大重视力度,在平时下功夫,而不是等到发生灾害了,才想到保险。同时,目前生猪保险的保费额度仍有进一步提升空间,各地政府可以适当给予更多补贴,辅助中央财政拨款。”徐爱荣强调,“同时,为充分发挥生猪保险的作用,保险公司和各地政府应该进一步加强相关保险政策的宣讲。”

  今年以来,猪肉价格节节攀升,但部分“猪产业链”上市公司的半年报却颇为难看,正邦科技、牧原股份、天邦股份等个股出现亏损,被业界誉为“中国养猪第一股”的雏鹰农牧更遭遇退市。

  “猪肉价格上涨与部分‘猪产业链’上市企业业绩不佳,并不矛盾。”东吴期货研究所所长姜兴春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很多上市公司受疫情影响较大,并未因单位猪肉价格大幅上涨而获利。但有些上市公司因疫情防控得当,今年上半年养殖利润大幅增加,应该说,上半年国内生猪养殖企业业绩是‘冰火两重天’。”

  “虽然今年猪肉价格大幅上涨,但如果企业没有在猪肉价格上涨前补栏的话,则价格上涨未必能给企业带来太大的营收增长。同时,随着存栏量的下降,单头猪的养殖成本也在上升。”山金期货研究所总经理曹有明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

  西南期货投资咨询部农产品研究员黄婷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生猪养殖企业的利润一方面受猪肉价格的影响,另一方面也受到销售量和固定投入的影响。“今年一二月份时,猪肉价格还处于近5年同期最低水平。与此同时,受疫情影响,很多养殖企业和养殖户提前抛售生猪。33377曾道人中特网一般情况下,生猪体重在110公斤左右会出栏,但上半年70公斤至80公斤的生猪也会出栏,出栏体重可能较一般水平下滑27%-36%,出栏体重的下滑导致整体收入下降。此外,为防控疫情,很多养殖企业加大了对消毒、运输、饲料安全等各项管理的投入。”黄婷进一步指出,“因此,虽然上半年猪肉价格上涨,但在出栏量、出栏体重和成本投入的影响下,生猪养殖企业仍可能亏损。下半年,随着猪肉价格涨幅扩大,预计企业利润将有较大幅度的提升。”

  万得资讯数据显示,截至9月6日,纳入猪产业概念指数的22只A股今年以来均录得正增长,且已有8只个股的涨幅超过100%。

  多因素促猪肉价格快速上涨万得资讯数据显示,截至9月6日,22个省市平均猪肉价格为27.18元/公斤,环比上涨2.64%,同比涨幅达92.48%。

  “此次全国范围的猪肉价格上涨速度特别快且涨幅巨大,自今年春节以来的约8个月时间里,价格涨幅达140%,且目前尚未看到明确的停止上涨迹象。”山金期货研究所总经理曹有明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造成猪肉价格大幅上涨的主要原因有两方面。一方面,去年全国多地出现猪瘟疫情,且猪肉价格出现一轮比较明显的下跌,很多养殖户亏损较为严重,补栏意愿下降。另一方面,去年多地取缔了环保达不到要求的中小型养殖厂,造成生猪养殖产能下降。受此影响,今年全国生猪存栏量大幅下滑,供给严重不足造成生猪价格大幅上涨。”

  “从地区看,南方猪肉价格涨幅超过北方,东部地区涨幅超过中西部。”西南期货投资咨询部农产品研究员黄婷对《上海金融报》记者指出,“本轮猪价上涨主要是受到非洲猪瘟疫情的影响,导致各地生猪和能繁母猪存栏下滑。截至今年7月,全国400个监测县生猪存栏较去年同期下滑了32.2%,能繁母猪存栏较去年同期下滑了31.9%。”

  “本轮猪肉价格大幅上涨,并非传统的‘猪周期’。从需求端看,非洲猪瘟疫情导致生猪大量死亡或被提前屠宰,同时养殖户对仔猪补栏积极性不高,但消费端需求并未实质性下降,因此导致供求缺口过大。此外,受中美贸易摩擦影响,进口猪肉不能很好地平抑国内市场波动,导致这轮猪肉价格上涨周期长,价格长期居高不下。”东吴期货研究所所长姜兴春对《上海金融报》记者表示。

  期货和期权,是金融市场中利用率最高的风险管理工具。今年猪肉价格的持续飞涨,让市场目光再度聚焦去年已获批立项,但至今仍未推出的生猪期货。生猪期货为何迟迟未能落地?在猪肉价格高企的当下,是推出生猪期货的好时机吗?

  “目前来看,推出生猪期货的最大难点在交割环节。”姜兴春表示,“首先,活体交割存在运输半径瓶颈。其次,如何预防交割的活体猪疫情也是一大问题。如果在交割定点期间发生意外,赔偿责任谁来承担,也待解决。此外,生猪交割基准品当下也难以确定。”

  黄婷也认为,生猪期货落地的难点主要在于交割。“非洲猪瘟发生后,为防止疫情扩散,生猪跨省调运受到限制。在此背景下,生猪的异地交割可能面临一定难度。虽然在国外有采用冻肉方式进行交割的例子,但冻肉并不符合中国人的饮食习惯。”黄婷表示。

  “目前,从政府到居民对生猪价格都比较敏感,在猪肉价格节节攀升的情况下,如果推出生猪期货,容易引起资金的炒作,不利于政府实现维持物价稳定的目标。”曹有明指出,“推出生猪期货是为了方便养殖户进行风险管理,而当前生猪价格不存在太大的下跌风险,因此,从产业角度看,推出生猪期货的必要性相对有限。”

  不过,姜兴春也指出,“如果上述技术细节解决得当,当前阶段推出生猪期货应大有可为。相关期货品种上市后,对稳定猪肉价格将有很大帮助,同时对生猪养殖户、消费者也能起到一定的避险作用。”

  黄婷表示,推出生猪期货可为产业链上游的饲料企业、中游的养殖企业和下游的终端采购、食品加工企业提供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比如,当预期猪肉价格上涨时,终端需求企业可通过买入期货合约提前锁定采购成本,规避价格上涨风险;而当预期猪肉价格会下跌时,养殖企业也可在期货市场上卖出期货合约锁定卖出价格,规避价格下跌的风险。”黄婷强调,“当前,猪肉价格的大幅波动确实给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和消费者造成较大影响,虽然目前推出生猪期货仍存在一些难点,但相信生猪期货一定会在合适的时间点推出。”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2018香港历史开奖记录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